唐代“安史伪官”的六等定罪
从《达奚珣墓志铭》说起
稿件来源:法制日报
发布时间:2019-02-27 10:35:29

体彩开奖结果 www.mg5q.com.cn □ 陈灵?!?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史研究中心教授、法律与历史研究所主任)

2011年,洛阳市考古工作者在310国道附近的发掘中,发现了唐代达奚珣(690-757年)夫妇合葬墓及墓志。据《旧唐书》载,至德二年(757年)唐军收复长安,对“安史伪官”进行处置,“以六等定罪,重者刑之于市,次赐自尽,次重杖一百,次三等流贬”,其中最严厉的就是“达奚珣、韦恒腰斩”。事后有人认为,达奚珣是被冤杀的。那么,当时的“六等定罪”政策是如何出台的?执行情况和效果又如何呢?

对《墓志》和史传的解释

《大唐故河南尹达奚珣墓志》全文277字,损两字,由其子达奚说撰于大历四年(769年),距达奚珣被杀的至德二年(757年)末已隔了十多年?!赌怪尽分兴?天宝十四年,“安禄山叛逆,或称河尹之拜出于禄山”,达奚珣认为事属诽谤,急忙澄清,“陈状于御史大夫封常清,请诣阙待罪”。封常清上奏后,玄宗表示“达奚珣此拜,简在朕心”,并责问“东京官僚妄云禄山荐用”是何道理,不但洗脱嫌疑,还命他“即依旧知事”。不料洛阳再次失守,达奚珣重陷于叛军,乱平后遂被处斩,长子达奚挚(时任亭山县令)也被一并处斩,次子达奚说等被流放,后赦归。

《墓志》中申辩说,达奚珣作为“安史伪官”被杀是冤枉的?!赌怪尽氛碚咭踩衔案阆蛴谀怪炯窃氐恼媸敌浴?认为达奚珣并未叛国,含冤被杀,理由是《新唐书·忠义传》载其曾与李憕、卢弈一起守城,抵抗叛军。其实这并无说服力,因为“安史之乱”期间,先抗叛后投敌者,比比皆是。与达奚珣共同守城的李憕、卢弈二人,恰是“安史之乱”时期唐军的两大殉难忠臣。安禄山派人将两人首级带到河北,恐吓抵抗的郡县,平原太守颜真卿(709-784年)计斩段子光,夺回首级,装棺设祭,玄宗闻知后追赠两人为司徒、礼部尚书。与两位光辉灿烂的忠臣相比,达奚珣不但苟全性命,还安然任职于叛军,遭人切齿痛恨也就可以理解了。

达奚珣是否死于腰斩?应该是的。北魏太武帝(408-452年)时,崔浩(?-450年)主修《北魏律》,“大辟有轘、腰斩、殊死、弃市四等,凡三百九十条?!弊源?腰斩被作为死刑的执行方式之一,保持到唐代?!短坡伞饭娑ǖ乃佬趟渲挥姓?、绞,但实际中却有腰斩,如贞观十七年“刘兰谋反腰斩”;长寿二年“裴匪躬坐潜谒皇嗣腰斩”;大历二年周智光“二子腰斩”。达奚珣以“安史伪官”首要分子被腰斩,属于当时的正常处置。

“六等定罪”和司法不确定性

“六等定罪”表面上带来了司法的确定性,然而此后,唐廷在处置“伪官”问题上受非议最多的,恰恰是其政策的反复摇摆,并对“安史之乱”的平定造成了负面影响,甚至影响到战后重建时期的国家安全和地方稳定。

天宝十四年(755年)冬“安史之乱”爆发,唐军望风瓦解,守令窜降擒戮,玄宗逃奔四川,太子李亨逃奔甘肃,直到次年七月李亨在灵武即位,才颁布了第一份有关“伪官”的诏书(《即位赦》),规定除李林甫、王鉷、杨国忠近亲外,“大辟罪以下,常赦所不免者,咸赦除之?!彼婧?玄宗也宣称“大辟罪已下,常赦所不免者,咸赦除之。破家者一切与雪,流人一切放还”,宽免力度空前。

但到了至德二年(757年)十一月,唐军先后收复两都,肃宗颁布《收复京师诏》,就已经没有宽容的气息了,要求“御史台、宪部、大理三司,据状勘责,条件闻奏”,即使是“临行潜避,遂受贼驱使”的也要“量情状轻重奏闻”。赦文只字不提政府责任,甚至洋溢着胜利者的口吻,只谈惩罚而全无同情。这种“严惩主义”的基调之下,官员们对如何处置“伪官”产生了巨大分歧:崔器、吕諲认为应严格执法,“准律皆当处死”;李岘则主张从宽,理由是伪官“皆陛下亲戚,或勋旧子孙,今一概以叛法处死,恐乖仁恕之道”,更重要的是“河北未平,群臣陷贼尚多,若宽之,足开自新之路;若尽诛,是坚其附贼之心也?!本」芾钺慕ㄒ楦侠?但肃宗倾向于严惩,因此尽管表面上“从岘议,以六等定罪,重者刑之于市,次赐自尽,次重杖一百,次三等流贬”,实际上折中了两派的意见,并且更倾向于严惩派的意见。

为什么在国家危急存亡之际,君主和官员还会出现这么大的分歧和摇摆呢?《资治通鉴》中给出了答案:权争。例如,关于如何处置张说(667-730年)之子张垍和张均,两位皇帝竟然直接争吵起来。肃宗出于对张说的感激,打算将张氏兄弟免死,玄宗坚决反对,认为他俩“为贼毁吾家事,罪不可赦?!彼嘧谡缢怠俺疾荒芑罹?、垍,使死者有知,何面目见说于九泉?!毙诓豢先貌?只同意“张垍为汝长流岭表,张均必不可活?!绷轿换实鄱及汛χ谩拔惫佟钡背闪苏故咀约喝Φ钠教?而把法律规定和政策取向完全置于度外。

崔器和吕諲同属严惩派,但也有意见分歧。吕諲主要基于法律规定,并无太多私心,后人评价较中性,称其“少力于学,志行整饬”,“为治不急细务,决大事刚果不挠”,“于权宜知大体不及岘,而援律傅经过之”。崔器则着眼于权争,后人评价极低,认为他“有吏才,性介而少通”,达奚珣、陈希烈等被杀后,尚未回归的“伪官”们闻其议刑太重,众心复摇,肃宗叹息“几为崔器所误?!奔窃爻耙攀碌谋始恰短繁雎肌分猩踔了?上元元年(760年)崔器重病,每天看到达奚珣在他面前诉冤,三天后就被吓死了?!?/p>

(责任编辑:杨奕)
相关文章
 
  • 宜黄:发放“改进作风活动”材料 筑牢廉洁自律防线 2019-05-19
  • 1-5月份安徽省限额以上消费品零售额2104.7亿元 2019-05-09
  • 西安位居最受欢迎十大旅游城市第四 2019-05-09
  • 写“平乐镇”前,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-05-03
  • 广西:建立健全中小学校舍年检制度 2019-04-30
  • 地面被硬化,地下被掏空,城中河流、湖泊有限,一旦遇到短时间内的强降雨,大多数城市将水漫金山。在可预见的将来,这个问题无解。 2019-04-25
  • 在新加坡 如何吃得比金正恩和特朗普的午宴还要好? 2019-04-18
  • 三大工程培养行家里手 2019-04-18
  • 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2019-04-15
  • 受日本大阪地震影响 多家航企客票可免费退改签 2019-04-15
  • 犬伤人,有人伤人厉害吗 2019-04-14
  • 【北京海之沃车型报价】北京海之沃4S店车型价格 2019-04-10
  • 2021年登场 拉共达纯电动SUV设计图曝光 2019-04-10
  • 互联网资产管理须持牌经营 2019-04-08
  • 科技赋能助力医保革新,平安开启商保服务新模式 2019-04-07
  • 894| 585| 151| 184| 673| 427| 604| 8| 842| 433| 216| 917| 489| 865| 576|